™Hwang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百万】这个狗逼的世界是个圈子(八)

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当红歌手白x才华埋没作曲人万
•老万当年逃走,结果再相遇的梗
——————
急诊的医生是位五十多岁的老专家了,似乎并不认识白曜隆这号被年轻小姑娘追随的“新星”。


“我看查了下病人的病史,之前咽喉已经有过严重损伤了,酒精刺激性太大,粘膜快速充血,所以说不出话,加上呕吐导致胃酸倒流烧伤喉咙,再不好好治疗的话,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危险。


呕吐是因为患者长期禁酒,突然大量射入酒精引起了急性胃炎,今后的饮食也要注意。


这几副药去拿一下,照着单子服用,先去吊个水吧。”


白曜隆听完一个劲儿道谢:“好的好的,谢谢医生,麻烦你了。”


白曜隆一张憨脸看上去乖乖的,引得快当爷爷的大夫忍不住又叮嘱了两句:“你们现在这些小孩子别仗着年轻就乱喝,像他这种身体状况本来就不是很好的,你们当朋友的要多拦着点儿。”


白曜隆连声附和:“我以后一定看住他。”


王昊其实不用住院的,但是白曜隆还是动了点儿关系给王昊临时找了个病床躺着。


白曜隆进去的时候,给王昊拔完针的护士正好出来,跟白曜隆打了个照面。


白曜隆点点头说了句“谢谢辛苦了”,就冲着王昊去了。


白曜隆小心翼翼地拍拍有些迷糊的王昊:“万万,我拿完药了,咱回家。”


王昊努力睁开一条缝答到:“我把我家地址告诉你...”


王昊回西安重新租的房子,白曜隆还没去过。


“不用了,我估计你新家啥都没有,去我那儿吧。”


没等王昊表态白曜隆就把王昊架了起来,王昊没力气跟白曜隆折腾,就干脆靠在白曜隆肩上,随他去了。


车上轻微的摇晃感让王昊更加困倦,半梦半醒中听见白曜隆接了个电话,也没去深究什么,就彻底睡过去了。


这大晚上的,毕冉已经休息了,但丁飞一个电话活生生把毕冉叫了起来。


“老毕,你把老万交到我手里,我从来没追究过原因。”丁飞的声音有些疲惫,“但是这次,我不得不追究了。”


毕冉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怎么了?”


丁飞把事情跟毕冉说完,捏了捏鼻梁强打起精神:“我知道你应该是答应过老万不说什么,但是都到这份儿上了,我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不告诉我,我也会找人去查的。”


毕冉考虑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答:“行吧,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四年前,毕冉看中了王昊,打算签了王昊。王昊兴奋极了,第一时间就把消息告诉了白曜隆。


“万万,这么算你应该是第一个出道的地下rapper啊!”白曜隆抱着王昊傻笑。


王昊胡撸胡撸了白曜隆的脑袋:“是啊,没想到我干这行也能熬出头。”


“我会追上你的万万!”


“等你也签了,咱俩有了钱就去什么荷兰丹麦的接个婚。”


“好的呀!”


挺好的事儿,可惜知道这个消息的不止他们两个。


王昊被吾人厂牌的人堵在巷子里。


巷子在废弃的老厂区里,光线阴暗墙皮斑驳,而且人烟稀少,死在这儿也没人会发现。


一个人被围困,势单力薄,但王昊的嘴还是不闲着,他笑着嘲讽道:“那句歌怎么唱来着?我的表情很酷,却很招人嫉妒?”


卑劣的嫉恨附身在拳脚之上,宛如洪水猛兽般一点点压垮王昊。


好在白曜隆总是会来的及时,没办法,谁让那是他的万万呢。


白曜隆靠着一根锈断的铁栏杆开道,拉着王昊冲破人墙一路飞逃。


逃到主城区的两个人靠在什么街道的墙上笑得猖狂,走了个全套之后相互搀扶着回了家。


关于英雄的青春故事应该就到此为止了。


遗憾的是,故事还在继续,王昊看着手里的伤情鉴定,坐在吾人队长孙铭的对面。


“我要是拿着这个去告白曜隆,让他进牢子蹲个三年五年不是问题。”


王昊面色阴沉:“明明是你们动的手。”


“可是你们没事儿,倒是姓白的把人打残了。”孙铭把伤情鉴定抽回来,“这玩意儿一告一个准,你那个干干净净的白曜隆要是背这么个案底,就完了。”


王昊舔了舔嘴唇:“你想怎么办吧。”


孙铭倒是爽快:“简单,你把他叫出来,让我们打一顿,解解气就成了。”


“我给你们打不行吗?”


“把我们兄弟打残的又不是你。”


“行。”王昊低声回应,“但是他打残人这事儿,你们不准告诉他。”


王昊了解白曜隆的性子,他要是知道自己犯了事儿,可能会在心里梗一辈子。


孙铭也没考虑什么就回答:“没问题。”


“不行。”


孙铭身边的人突然开口。


王昊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这个人来掺和什么。


孙铭也不太懂,问道:“怎么了大狗哥?”


王可一脸老油条的样子:“你叫PGONE是吧,你好,我叫王可,以后可能是吾人族的经纪人。”


王昊好像明白了什么:“你要让吾人出道?”


“算是吧,大家都赌一把而已。”王可摸摸下巴,“现在比较麻烦的是,吾人写的歌不太尽人意...”


“你想让我给你们当枪手?”


“别说这么难听嘛,就是我们请你写歌,但是不付钱不写你的名字而已...”


“我去你妈逼的做梦!!”


王可无所谓的耸耸肩:“那就只能请你的小朋友去牢子里住几年了。”


王昊一拍桌子站起来:“你他妈敢!”


王可也踹了一脚桌子:“PGONE,别真觉得东北是你的地盘了!局子里的人我可比你熟!你的小朋友进去能不能活着出来还不是我说的算!”


王昊气得直喘粗气,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看向孙铭质问他:“你就这么拿兄弟换前途吗。”


孙铭表现的很无奈:“大狗哥是我们经纪人啊。”


王昊万念俱灰地闭上眼。


“好。”


“我答应你。”


“但是你们不准碰白曜隆,什么也不准告诉他。”


“早这样不就行了,皆大欢喜。”王可奸计得逞笑得开心,“PGONE我可告诉你,这案子的追诉期是五年,期间你最好老实点儿,随叫随到。”


王昊决定赶白曜隆走。


事情本来就是因他而起,白曜隆本来就是被他牵连。


他要白曜隆走,离东北远远的,离牢狱之灾远远的,但王昊也清楚,白曜隆要是知道原因,一定不会留他一个人。


白曜隆被打那天,王昊撒在白曜隆身上的钱,其实是王昊当时全部的积蓄。


讽刺的是,当晚吾人的庆功宴竟然还叫他去了。明知道去了是承受冷嘲热讽,可王昊不敢不去。


那晚王可夸王昊是吾人的功臣,那晚王可敬了王昊一杯酒。


感觉到嗓子不对,王昊飞奔到洗手间开始疯狂抠嗓子眼,几乎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了出来,然而伤害已经狠狠地刻在了他的喉咙。


王昊捏着自己的脖子,感受着嗓子疯狂的灼烧感,崩溃地贴在墙角,慢慢地滑下瘫坐在地上。


这次他的身边没有白曜隆。


唱着你的歌,赚着你的钱,偷走你的荣誉,还断了你的后路。


苏东平在电话里把查到的所有事跟白曜隆说完,白曜隆气得死死抓住方向盘,车速一路飙升,但考虑到王昊还在车上,又强行把车速降了下来。


白曜隆想给王可脖子上一刀,也想把四年前的自己再打一顿,责备他为什么当初没有去追问真相。


王昊对所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他只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躺在陌生的床上,白曜隆在给他换衣服。


“我自己来...”


“你别说话。”白曜隆抓住王昊要推开自己的手,“你衣服上全是酒水,穿着不舒服,我给你换完衣服再给你拿药,吃完就安安心心休息。”


温柔的白曜隆让王昊有些恍惚又有些熟悉,但是熟悉的白曜隆反而让王昊感觉不真实。


白曜隆撩起王昊卫衣的时候,王昊藏在衣服里的链子掉了出来。链子是耳钉改的,那个耳钉白曜隆认识。


耳钉是白曜隆被王昊骗去挨打那天,他给王昊准备的礼物,耳钉在打斗过程中掉到了雪地里,白曜隆之后也没有去捡,但是但是王昊悄悄拿走了。


白曜隆拿起耳钉亲了一下,又吻了王昊的耳朵,王昊被亲的有点儿痒,缩了缩脖子。


等药也吃完了,白曜隆给王昊塞好被角,准备起身出去,但王昊伸出手轻轻拽住了白曜隆的衣角。


“老白...”王昊艰难地开口,“答应我,别去找王可那个孙子...”


“好。”白曜隆坐回床边,“你安心休息吧,我去把客厅收拾一下就过来陪你。”


王昊放心地睡去,白曜隆关上卧室的门,而他表哥苏东平在客厅等他。


苏东平轻声问:“把他安顿好了?”


白曜隆点点头:“恩。”


“你想清楚了?”苏东平皱了皱眉头,“你真的要动用家里的关系?”


“对,我想清楚了。”白曜隆眼神全然没有了刚才面对王昊的柔和,满是阴狠。


“我不信我搞不死那个王可。”
——TBC——
•苏东平就是DP啦
•昨天挂了一个傻逼可能影响你们心情了对不起(ಡωಡ)
我不应该把个人的感情强加在你们身上的(ಡωಡ)
但我这个人就是脾气暴又护犊子
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但是我以后会克制自己的
再次致歉(ノಥ益ಥ)

评论

热度(615)

  1. ™Hwang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