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ang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百万】这个狗逼的世界是个圈子(七)

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当红歌手白x才华埋没作曲人万
•老万当年逃走,结果再相遇的梗
——————
夜店的音乐震的人耳朵疼,男男女女半真半假的相互勾引,躁动的人群沉浸在狂欢的气氛里,没人在乎周围发生了什么。


一身黑的王昊依旧戴着口罩和帽子,显得格格不入。


“来了来了!”王可大老远就看见了王昊,“来来来,欢迎我们的天才,P-G-O-N-E ——”


“PGONE!”王可周围的人跟着起哄。


在场的都是老熟人,都是王昊厌恶的嘴脸。


“我已经不用这个名字了。”王昊站在众人面前没动。


“怎么,以前不是嫌弃王昊这个名字难听吗?”一旁的WILL.D怪腔怪调,“现在都拿着这个名字给人写歌了呢!”


王可做作地问:“哎?给谁写的来着?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白什么吧?”


“白曜隆?”


“对,白曜隆啊,大明星。”王可一拍大腿,“我记得咱们pgone当初不是拍着胸脯保证跟姓白没关系吗?”


王昊冷漠地回应:“公司安排,我跟他不熟。”


“哦不熟啊。”王可可惜道,“对了老万,还差多久才五年来着?”


王昊强压怒火:“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王可一脸无辜,“我就是觉得最近没跟孙铭联系了。”


王昊无奈地闭上了眼:“直说吧,你又想干什么?”


“我们WILL.D好久没出新歌了,外人都开始说他江郎才尽了...”


“我不干。”王昊拒绝的果断,“当初已经给你们当了两年枪手,该还的我都还了。”


“你觉得还干净了?”王可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要不要我打电话给孙铭,问问他觉得还清了没?”


王昊低着头沉默不语,气得手一直在抖。


“怎么不说话了?”WILL.D笑得犯贱,“写不写?”


王昊深吸一口气,咬着牙说:“写。”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王可一拍手,把酒瓶往前一推,“来,喝了这瓶,咱就不计前嫌,两清了。”


往事历历在目,嗓子似乎在尖叫着抗议,王昊死死地盯着那瓶酒,没伸手去拿。


“怎么了?不喝?”王可笑了两声然后沉下脸,“他妈的给我灌!”


上来两个人压住王昊的胳膊,剩下一个捏着王昊的下巴,拿起酒瓶给他往里灌。


王昊努力忍着不往下咽,却还是被呛着直咳嗽。


尽管王昊咳的厉害,但那人还是在灌他,没打算停手,酒大部分都被挡了出来,撒在脸和衣服上。


王可愉悦地说着风凉话:“当初嗓子被毒哑的爽不爽啊?要不要再来一次?”


话刚说完王可就适到有人从背后死死地捏住了他的脖子。


白曜隆脸色难看的可怕:“你他妈说什么?!”


王可没来得及回答,就被白曜隆从沙发上拎起来,一个过肩摔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原本压制着王昊的人都被吓到了,松开了王昊愣在原地。被松开的王昊蹲在地上一个劲儿的咳,好像要把肺咳出来一样。


白曜隆没管躺在地上疼得不能动的王可,越过沙发从桌子上抽了两张餐巾纸给王昊擦脸。


“你没事儿吧?”白曜隆这会儿什么签约什么写歌全忘了,本能地关心起王昊。


“你...咳咳...怎么来...咳...来了?”


王昊嗓子嘶哑的不像话,声音像裂开一样,白曜隆气得抓住刚才灌王昊酒的人的衣领,一拳就给揍地上了。


周围的人开始戒备起来,王昊弯着腰拽着白曜隆的衣角说:“你冷静点儿。”


“冷静个屁。”


白曜隆什么都听不进去,一脱外套就开始干架,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王可那四五个人都打不过他一个。


白曜隆真的是打红了眼,王可爬起来拿酒瓶子打在他身上他也不在乎,反手就把人又撂倒了。


丁飞跑进来的时候场面已经没法收拾了,有夜店里的人开始围观了,甚至拿出手机拍照,丁飞赶紧清场子赶人。


王昊上去劝阻被白曜隆推开了,最后是丁飞拉住了白曜隆,但白曜隆还是在王可身上补了一脚。


“我去你麻痹的王可。”白曜隆气还没消,“今天要不是丁飞你他妈就死在这儿了!”


王可不但不知悔改还笑了:“行,你打啊,你打死我,你看看最后是谁抗雷!”


这话的风向不对,王昊赶紧上前捂住白曜隆想要说话的嘴。


“对不起大狗哥。”王昊拿一起一瓶幸存的纯生,“今天是我不识抬举,我给你道歉。”


说完王昊举起瓶子就灌了下去。


白曜隆看傻眼了。


“王昊你他妈傻逼吧!”白曜隆气得想要挣开丁飞的桎梏,“你给这孙子道歉?!”


“你他妈闭嘴吧!”王昊把酒瓶“哐”地往桌子上一搁,反胃感渐渐范了上来。


王昊抬头恶狠狠地看着王可:“我答应当枪手,酒我也喝了,你们医药费回去我付,现在闹大了对咱两边儿都没什么好处,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王可轻蔑的哼了一声,淬了一口血道:“滚吧。”


“王昊!”


王昊没理白曜隆的叫喊,给丁飞使了个眼色,让丁飞把白曜隆拽出了夜店。


等走到车库,白曜隆已经冷静下来了,丁飞见状也放心了一些,交代了几句就折回夜店,处理剩下的烂摊子。


白曜隆冷眼看着王昊:“怎么回事?”


王昊压抑着胃里的灼烧感解释:“你现在是个公众人物...”


“不是,不是这个。”白曜隆打断了王昊,“你嗓子怎么回事儿,他说的抗雷是怎么回事。”


王昊倚靠在车上强撑:“我不知道...”


白曜隆没注意到王昊的异常,继续逼问:“今天丁飞跟我说,你没跟毕冉签约,有没有这回事儿?”


“你别听...丁飞瞎说...”


“我不听他瞎说,我现在听你好好说!”


“丁....”


王昊话没说完就一阵反胃,“哇”地吐了出来。白曜隆吓了一跳,也不追究那些了,一把扶住要坐在地上的王昊。


“你没事吧!”


王昊想说没事,但嗓子跟火烧一样,张了张嘴硬是出不了声,又开始反酸,吐了两口酸水。


白曜隆慌了,也不管什么王可什么抗雷了,赶紧把王昊架上副驾驶,一脚油门开了出去。


“我带你去医院!”


白曜隆对蜷缩在副驾驶上的人说。
——TBC——
我看出来了,我这篇文热度没多少,催更的倒是最多的(눈_눈)

评论

热度(754)

  1. ™Hwang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