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ang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百万】这个狗逼的世界是个圈子(四)

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当红歌手白x才华埋没作曲人万
•老万当年逃走,结果再相遇的梗
————————
哈尔滨的冬天寒冷入骨,不裹个十件八件的都不敢出门。


但是这寒冬腊月的,白曜隆还非要往哈尔滨跑。


王昊又来火车站接白曜隆的时候问他:“你怎么竟接东北的商演啊,打算进军东北市场吗?”


“这不是哈尔滨有你吗,嘿嘿。”


王昊跟白曜隆在酒吧里唱的贼带劲,穿的装逼又扎眼。但是演出完了一出门,两个人都裹得跟狗熊似的,帅都帅不起来。


今天工作结束的早,白曜隆问王昊:“万万,今天咱逛商场去呗?”


王昊缩在大棉袄里直抖:“大冷天的逛屁。”


走出酒吧还没两百米呢,一帮人围了上来。


东北的厂牌,吾人族。


刘甲男开口:“你俩最近挺跳啊?”


吾人最近的商演被王昊和白曜隆抢了不少,今天演出的这个酒吧也是吾人以前常驻的。


王昊嘲讽道:“你们自己唱的跟喊麦似的,能怪别人?”


吾人想动手,结果白曜隆开口:“我当过兵,你们想清楚点儿。”


说完揽着王昊就走,留下吾人帮在原地咬牙切齿。


两个人上了车,王昊对白曜隆说:“别开回家,冰雪大世界知道怎么走吗?”


白曜隆惊喜到:“万万?”


“我票买好了,直接去吧。”


“你不是嫌冷啥都不愿意干吗?”


“你不整天嚷嚷着非要去看冰雕吗?别废话,走了。”


白曜隆有时候觉得王昊就是个死傲娇,自己滑冰梯,冻的屁股疼,王昊嘴上嫌弃着他幼稚,手上还是脱下手套,拿手机给他拍照。


王昊有时候觉得白曜隆就像个小孩子,稍微哄哄就变得贼开心。


不过成都的冬天应该不会这么冷吧。


王昊想。


“你真去成都?”丁飞有些担心,“我成都那边儿倒是有熟人,但是你人生地不熟的,不一定好混。”


“我还能混的比现在更惨吗?”王昊冲丁飞笑了笑。


“喂?小白?”


“壳总,什么事儿啊?”


“丁飞说那个叫王昊的要飞成都了,我不知道你在不在乎这事儿,反正跟你说一声。”


“成都?”


白曜隆听完想了一下,做着自己的打算:“壳总,麻烦你把航班信息给我成吗?”


挂了刘嘉裕的电话,白曜隆跟自己的小助理说:“我这两天没什么行程吧,你给我订张机票,咱去成都玩儿一圈。”


王昊到机场的时候,白曜隆刚过完安检,机场里大批送机的粉丝有不少认出了王昊。


不安在粉丝之间散开,有说是巧合的,有说是两个人复合的,更多的是说,王昊知道了白曜隆的行程,故意跟过来的。


但其实王昊什么也不知道。


前一阵收拾行李忙不过来,根本没在乎白曜隆的行程。


粉丝追到王昊身边把他团团围住,对着他的脸拍照,有人问他去成都干什么,有人跟他说别去烦白曜隆,有人骂他不要脸。


跟在微博上被骂不一样,微博骂的再凶,把微博一关,耳边就什么噪音都没了。但是当恶意真实的一个个站在王昊身边冲他而来的时候,王昊躲都躲不掉。


王昊只能藏在口罩后面,压低帽子,带上耳机,面对一波波的冷嘲热讽。


王昊觉得白曜隆太厉害了,整自己都不用亲自动手。


如果白曜隆当初在东北的时候多动动脑子,而不是直接上去干架,一切可能都不一样了。


排队办托运的王昊觉得,这次的队过于长了。


白曜隆坐在vip等候室看着助理发来直播,王昊的窘迫让他有种报复性的快感。


在外面直播的助理有点儿看不下去,问白曜隆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分了。


白曜隆没说话。


白曜隆最初是看的很开心的,觉得王昊罪有应得,但是看的时间长了他就开始有点儿烦了。


围观群众叽叽喳喳的特别刺耳,闪光灯也闪的人不爽。


最重要的是,王昊默不作声的被围困在人群里,总让他想起当年王昊一个人被堵在巷子里的场景。


焦躁的白曜隆打算关掉直播,结果就在这时候,一个男粉对王昊动手了。


白曜隆也没过脑子,赶紧跟助理喊:“你去把他带出来,给他升舱,让他走vip通道!”


助理被喊懵了半天没动,白曜隆急了:“你快点儿啊,坐着干什么呢!”


“哦哦哦!”


助理赶紧起身跑向人群,看到助理有所行动的白曜隆渐渐冷静下来,又对助理说了一句:“记得跟他说,你是丁飞叫来的。”


——TBC——


•催更的人太多了就更了
•有吾人的粉看的话,我给道个歉,不是故意喷吾人的音乐风格,情节需要...

评论

热度(455)

  1. ™Hwang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