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ang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盾铁】Quench 淬铁成钢 · 第六天第一章更新

小侦探B:

第六天


 


让托尼醒来的是脑海里十分轻柔的声音,“托尼?该醒醒了。”


托尼的双眼感觉到四周一片黑暗,他穿着单薄材质的衣服身体平摊在冰冷坚硬的平地上,寒气不停从皮肤上渗进身体。四周是寂静无声的,只有托尼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发出一点点声音,托尼的四肢僵硬地展开,他觉得自己像是躺在地狱的地板上。


“嘿,该醒来了。”轻柔的声音属于一个男人,他嘶哑的声音非常冷淡。


托尼足够的清醒,他眼睛睁开一条缝,眼前只是黑暗,他摸索着支撑着自己坐起来,手指触碰着地板,感觉像是钢铁。接着他闻到一股十分熟悉的味道,但托尼在睁开眼这短暂的时间里完全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闻到过这股气息,这些未知的熟悉与亲近让他本能警觉起来。


“托尼。”男人的声音是从托尼的脑海深处传来的,像是睡梦中的余音。


四周忽然亮起了地灯,托尼完整的睁开双眼环视四周,他才发现自己不是躺在地上,而是躺在一个贴近墙壁的钢铁台上。他身处与一个很大的完全封闭的房间里,门或者窗都不能目视到,房间里没有除了钢铁台以外的任何摆设,墙壁是极度隔音的吸音泡沫墙壁,沿着四面墙的地灯发出唯一的光亮,照亮足以让人头皮发麻的苍白光线在同样钢铁的地板上。房间的一切都是那么隔绝,像是某个废弃的实验室或被搬空的太平间。唯一让托尼感知到不同的就是空气里飘散着的熟悉气味,像是某种男士香水的味道,但托尼发现自己根本想不起是从哪里闻到过那味道,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在哪里但却发现脑海里一片空白。更准确应该是,托尼想不起任何事,他的脑海完全一片空白。


托尼思考的很快,他在谁?他在哪儿?现在什么时间了?为什么他头那么晕?我被绑架了么?这正在发生什么事?


这些问题一秒钟内就在托尼的脑海里过滤个遍,他发现自己只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叫托尼,托尼·史塔克。然后他确定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在接下来的三秒里被回答。空白的记忆和活跃的思维让托尼一下恐惧起来,他坐在冰冷的台子上茫然地望着四周。有一点又让他觉得奇怪,他一点也不觉得害怕或者惊恐,他很平静,像是从一个十分美好的梦境中醒来,而周围的奇怪还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托尼确认自己穿着一件白色T恤和一条灰色宽松长裤,赤裸着双脚,他觉得这是一套睡衣,而他在醒过来之前应该是十分轻松的准备在自己的床上入睡。接着托尼伸出自己的双臂检查,完好无损,然后他再去检查双腿,没问题,所以除了有些头晕,他的身体完好无损,而且还十分健美。


托尼再次环视四周,最后依然没发现其他独特足够引起他注意的东西。


“托尼。”忽然,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又响起了,托尼闭上眼睛恍惚起来。


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些模模糊糊的景象,托尼又一次在脑海中睁开眼睛,在眼神的缝隙中他看见了自己身边的男人,是一位金发碧眼大约30岁左右的美男子,凌厉的短发和方正白皙的脸完全勾起了托尼的兴趣,男人穿着紧身的短袖,上面印着一个红黄的机器人头像,上好的布料修饰着他浑身强壮的肌肉。男人漂亮的湛蓝色双眼正微笑着低望托尼,柔和的嘴唇勾起一个迷人摄魂般的微笑。也许那眼神算是很温柔,托尼发现自己分辨不清。


“史蒂夫?”托尼听见自己轻声问,声音低的瞬间消失在硕大宽敞的房间里。


金发的男子没有回答他,只是靠在床头微笑注视着托尼,笑容的温度让托尼温暖,像是他和托尼在一起非常自然与美好。托尼沉默地看着他,想要看穿这个被他认为是史蒂夫的男人那温柔的笑容面孔下是什么样的感情。


托尼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又清醒又沉睡,他再次睁开眼睛,眼前还是空洞的房间,他一个人坐在钢铁的台上,对周围的一切完全无知。


他再闭上眼睛,脑海梦境里的他又一次睁开眼睛,史蒂夫正因为某件事情笑的开心,而托尼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我很抱歉,”史蒂夫努力停下自己的笑容,一边用手擦掉自己眼角的一点眼泪,一边让身子更靠近托尼,“我知道这对你不好笑,你刚刚才发现自己失忆了。”


托尼不自觉地侧过眼,眼神落到的床头柜上有一张在海边照的亲密的情侣照,史蒂夫伸手从后面抱住他,两个人笑的灿然。史蒂夫毫无顾忌地用一只手附在他的手臂上轻轻揉着,动作熟悉的好像已经排练过几百次了一样。


“所以,我猜你自己已经搞通大部分事实了,”史蒂夫笑,“有什么现在想问我的问题么?”


托尼迟疑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史蒂夫的笑容瞬间僵住,他阳光明媚的脸一下子就灰暗起来。


“我在做梦么?”托尼问。


托尼再次睁开眼睛,面对那房间,提了提鼻子,是的,脑海里还有这里,都有那股史蒂夫身上的肥皂香水味,这是他们共同的地方。所以,他是被什么人绑架然后用味道下药了么?


托尼从台子上下去,赤裸的双脚在冰冷的地板上走着,刺骨冰冷的地板、发抖的身子还有恍惚的大脑都让托尼觉得这个房间更加的现实,他是身处于这里的,只是大脑还因为某种药物原因无法停下白日梦境。托尼不会尝试去打自己一巴掌的方法,因为在梦境中你的大脑会为了让你取得长足的休息而调动所有感知,让你相信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你在梦境中打自己一巴掌大脑也会发出疼痛的信号,实际上那是虚假的。只有剧烈的下坠感刺激内耳,惊悚的惊吓刺激中枢神经还有强烈的气味刺激脑叶才会促使一个人刹那就彻底苏醒,分辨梦境和现实。否则只能等待大脑的梦境结束然后自然醒来。


托尼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可能很不容乐观,但两个现实在他的大脑里交织,反而让他更加冷静。他能感觉到一条界线,就在事实和谎言的中间。


“托尼你在听我说话么?”史蒂夫在大脑的另一边喊他,表情有些担心。


托尼在他觉得是房间的正中站直,闭上眼睛,史蒂夫刚刚僵硬的脸又因为担心托尼而柔和起来。


托尼发现自己明显偏向于“这是现实”。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感情,但当他闭上眼睛望向史蒂夫的时候,心底有挥之不去的留恋,他不想离开。


托尼睁开眼,真实的世界空空如也,身处一个被封闭的巨大空间里,冰冷无温度,他可以徒步走到这个房间的墙边,摸索到这个房间的边缘,但那是多么孤独又寂寞的举动,他试图去逃脱一个冰冷的牢笼,明明知道外面也是冰冷的世界。


外面也是一个冰冷的世界,一个让他觉得痛苦的世界。那么多责任,那么多混乱,那么多憎恨,还有那么多的孤独。托尼忽然想起很多事情,想起他是谁,想起史蒂夫是谁,想起什么东西在外面等待着他,一块沉重的巨石按在了他的胸口。他是个一身轻的凡人,生死都无法带来带走任何东西,却给自己的人生穿上了无比沉重的战甲,如今,又是为了什么呢?


托尼闭上眼睛,看向史蒂夫,皱起眉头,“我们是干什么的?”


“什么?”


“我们是做什么工作的?”托尼再问,祈求从史蒂夫那里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史蒂夫愣了一下,笑了,笑容让托尼不明的失望了。


“看来人生里最让托尼·史塔克害怕的只有碌碌无为虚度人生这件事了,”史蒂夫说,“放心,你虽然是富家子弟,但你没有虚度人生,我们都没有。实际上,你一直做着可以改变世界的事情……”


托尼没有说话。


史蒂夫说:“你是钢铁侠,托尼,也许你不记得那是什么了,但你是超级英雄,你的工作是让世界变的更好,虽然这是个很艰难的工作,折磨的你日夜不眠,但你从没放弃过。”


超级英雄,对,我想做的就是超级英雄,我想要做的是守卫地球。


“我干的好么?”托尼再问。


史蒂夫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笑了:“当然,你是最好的。”


不,我不是。托尼失望地睁开眼睛。


托尼低头望着自己没穿鞋的双脚,盯着自己凡人的肉体,被无声地窒息着。他被来自四周的冰冷给挤压的没有空间,他忽然感觉这些空气都是有意识的,它们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希望,都是来自某个人的期望,都是他不能承受的眼神。问他,为什么你不能放下呢?


为什么我要先放下,先去接受?为什么不是他?


我明明已经做的够好了。


“托尼?”史蒂夫轻唤着他,他伸手拥住托尼的身体,“你怎么了?我就在这里。”


托尼脆弱的眼神望进史蒂夫盛满真挚的双眼里,史蒂夫凑上来吻住了他。


托尼熟悉的味道,还有那微微扎人的胡茬子,这些细节如同融化的巧克力一般在感官中散开,让托尼能够放心的继续这个吻。然而忽来的激情却喊醒了托尼,他挣扎着睁开眼睛,他站在这空白的房间里,感觉到史蒂夫的一切还包裹着他的身体,将他缓缓推向一个深不见底的却无比温暖的深渊里。托尼再微微慌张地闭上眼睛,史蒂夫还伸出柔和的手指在他的脸上游走着,像是仔细地绘画着托尼的脸颊,他的吻缓慢的结束,史蒂夫蓝色的双眼望进托尼的双眼里,那么一瞬间,那么一秒钟,转瞬即逝中,托尼忘记了梦境和现实,他多想跟史蒂夫就这样结合在一起,彼此连根都连在一起。


但他不能这样做。托尼不明白为什么不能,但他立刻打定主意不能那么做。


托尼睁开眼,眼泪从悲伤的眼睛里流下。他的现实是那么冰冷,但这才是现实。他一个人独自在一间封闭的房间里,四周什么也没有,没有光,没有气味,没有声音,更没有人,他不管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都在这里,他唯一知道就是这是一间房间,而他打破这里,去迎接更多痛苦的现实。


接着,他又睡了过去。


让他醒来的是十分轻柔的声音,“托尼?该醒醒了。”


托尼感觉到有光线的炙热落到他的眼皮上,他该伸出手去挡一挡,让阳光不要折磨他,这时他才感觉到有一只禁锢的布满老茧粗糙的手抓着他。


“嘿,已经是阳光普照的时候了。”轻柔的声音属于史蒂夫。


托尼足够的清醒,他睁开眼,朝着握着他手的史蒂夫的方向转过头,他眼睛很干涩没办法立刻睁开,史蒂夫握着托尼的手,还用身体贴着托尼的上身。 


“嘿,托尼。”这仿佛是情人间的低语,打招呼的话的气息就打在托尼的额前,轻微打在他的头皮上,托尼微微缩缩身子。


托尼终于完全睁开眼睛,他看见史蒂夫,闻到那熟悉的古龙水香味,抓住他身边褶皱的被子,感觉到史蒂夫身上的温度,这是史蒂夫,还有真实的现实。


托尼笑起来,抬起头去吻史蒂夫。


 


 


史蒂夫因为匆匆的命令离开了房间,并告诉托尼明天神盾局要开会,娜塔莎他们也会到场,应该每个复仇者都会到场,让他准备好。


史蒂夫离开后,托尼找到浴室洗个澡再随意换了一身衣服后走出卧室,客厅比卧室大概要大上个几倍,装潢却和卧室一样的冷淡,墙壁全是天灰色的,用很多面半墙隔开空间,从门口到大阳台到处是眼花缭乱的昂贵艺术品,吧台在大门口和卧室门口无论那个推门都能第一眼看见的最显眼的地方,上面还留着一瓶喝了一半的龙舌兰酒。


这地方散发着一股空虚寂寞冷的单身狗气息。托尼内心点评到,他觉得自己需要重新装修这个地方。


不过托尼的确很需要一杯酒排解一下无法解释的郁闷,他走到吧台前拿起那瓶已经喝了一半的龙舌兰给自己倒了一杯,正准备一饮而尽眼角却看见了一些他一直想看的东西,托尼放下酒杯走到电梯大门进门时能看见的一面墙壁上,上面挂了十几个相框里面全是他和史蒂夫的合照。


但直到托尼检查完每一张照片,他又折回去准备喝完那杯酒。


“Boss.”


一块蓝色的全息屏幕凭空出现在了托尼面前,托尼端着酒杯撇撇嘴。


“今天有事么?”


“Boss,您今天需要修理新的盔甲。”


“哦,”托尼兴致缺缺。


“还有一条来自昨天的您留下的秘密信息,只有在您单独询问才会播放。”


星期五冷淡无常的口气让托尼全身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播放。”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红发的小女孩,她调皮地朝托尼一眨眼:


“托尼,别相信史蒂夫。”


说完这句认真异常的警告,小女孩一转身,变成了一行ID地址。


信息如此仓促,托尼眨眨眼就结束了,“这什么东西?”


“并不清楚,隐藏信息藏在我的程序核心外,只能保留不到三秒钟的信息才不会被察觉。”


托尼沉默了。


“再播放一遍。”他说。


星期五又播放了一遍。


“托尼,别相信史蒂夫。”


拿着龙舌兰的托尼心里忽然一痛,他感到一阵突来的寒意,犹如醍醐灌顶的冷水,或吹过灵魂的冰风。一刹那仿佛他的身子裂成了两半,一半想要尖叫着关掉这个视频,另一半却试图保证自己的平静。


“星期五,跟踪这个地址。”托尼咬着嘴唇说。


“是,Boss。”


在那个地址输入星期五程序的下一秒,托尼立刻感觉到天旋地转,胃里翻滚绞痛起来,接着一股强大的下坠感将托尼唤醒了,他猛地从床上跳起来。或者说,从修养仓里醒过来。


 


这次四周是冰冷的空气和舒适的修养床,还有生命体征仪在旁边滴滴作响。


 


托尼惊恐地眨眨眼睛,面前是那个小女孩,她扬扬眉,赞赏地说:“托尼·史塔克,虽然是在我的帮助下,但你终于突破‘绝境梦境’了,了不起。”


托尼依旧惊恐地喘着气,他从仓鼠球一般的修养仓里支撑着摇摇晃晃地走出去,再回头去看那一整套完整的复杂的他不明白的器材。


“这,这到底是什么?”


“哦,这曾经是你设计用来激活你大脑神经的刺激仪器,为了不让‘绝境病毒’占领你的思想和记忆而设计的。不过现在是史蒂夫·罗杰斯为了更好给你洗脑而用的了,你会被植入不同的梦境…”


“这些我知道了,”托尼打断她,转过身看小女孩,“接下来怎么办?”


 


 


 


 


 


——9:30 AM






 @奶酪君-我是寒衣的heartmate 

归档

比颗心

不要葱花:

最后一次归档 





百万





(车)没让别人得逞


(车)万人迷/未完结


(车)不想称兄道弟


(车)越洋电话


(车)怎么就不一样了


(车)喜筵/原作:阿迪。喜筵为长篇故事


(车)不能对视


(车)观察/梗源:K同学


(车)他的小闪电


(车)You Belong To Me/未完结


水晶球


我们无畏


小段子


安眠药



交不到女朋友的原因


女朋友?不存在的


对王昊而言的纯友谊


醉后大反攻








 



飞万





带儿日常


宠物小段子


(车)追剧


以我之名约会










到四月都还有产出,就潦草的当做待了5个月吧。


在这贡献了23篇文章(不含短文)共62915个字,很多作品都在文档中夭折了,想想挺可惜的,但就像纯水太太说了,有些故事怕是永远无法完结了。


之前那些实在没精力删了,我是同人写手,明白如果不是写你们喜欢的CP,根本不会有人看我写的文章,以后不写红花会CP了,抱着小万拜堂去了!为了避免你们雷我以后写的CP 欢迎取关。


谢谢你们五个月的陪伴,不管现下是令人开心的还是令人难过的,以后想起来能微笑就太好了。


会一直喜欢小万的。






在这里最后感谢,谢谢所有人。

转载自:佟湘玉

“只希望自己再爬高点 没什么时间抱怨
我不懂应该如何洗白
我一没背景二没底牌
想说什么都由你来
跟随别人 就地取材” ​

转载自:佟湘玉

生日快乐,爱人常在,幸甚有你,love over bias,因爱无畏,因你无畏。

xxxx

amoamo:

关于雪盲的后续

大纲文风 算是做一个交代吧
不想又停在惨惨的地方。。。

整体还是蛮悲的,最后算是一个偏he的开放结局。不能接受的就别点开了…

https://shimo.im/docs/z9psJV8YR6QcJrtq 

然后几个我觉得因为篇幅限制可能没讲清楚的点
1.小万的心结就是,开始的时候拒绝那啥被封杀导致贝贝和自己过的很惨/到北京比赛被耍了/第二次比赛的时候被黑/小白总是伤害他/担心贝贝知道自己的经历/他和小白不平等的关系。
后来前几个心结都解开了,只有他和小白一直以来的不平等,需要努力。

2.小白其实在给佛牌的时候已经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了。看到比赛里的万总之后感情更加迷茫…他只是,不知道这是爱吧。后来万总被黑了,他没有阻止只是想着没有了音乐小万就能回来。带着贝贝去滑雪也是真心想让小万开心,没想到被会错意。。。

3.小万会喜欢小白,最开始的原因大概就是,虽然让他一直做着关于大雪的噩梦的那个人是小白,但是带着他走出大雪的也是他吧…当然也是因为小万太善良好哄…小白睡着了看起来太傻…或者是写情书的水平比较高

4.壳壳最开始见到小万就知道了他俩的关系。一直帮忙打圆场,就是为了不让小贝难受…小万后来没说啥也是因为觉得壳壳对小贝是真的用心。

5.小贝不知道手术的钱是小万给的。一开始小万就瞒着了,因为那么大一笔钱根本没法解释,后来壳壳又帮着把事情圆了圆…这个事埋在心里是谁都是最好的选择。


以上










【百万】万里深蓝(人鱼车续)

趣多多红烧万年鳖:

🚚对我换了个名字,4000字的车7000字的续_(:з」∠)_
🚓卡到不行,所以这是一辆卡车。。(好冷的笑话)







🚙灵感仍旧来自水形物语







🚗不许在这条下面催其他坑!!我咬人了!!







🏎来!点我的肾!!!







🚛仍旧想看评论,拜托拜托【柴犬拱手】